<form id="rdlzd"></form>

      <form id="rdlzd"><form id="rdlzd"></form></form>

          <form id="rdlzd"><span id="rdlzd"><th id="rdlzd"></th></span></form>

          <address id="rdlzd"></address>

          <form id="rdlzd"></form>

          文苑擷英

          莫伸 隨筆——《生活之樹常青》

          作者: 莫伸     時間: 2021-02-23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生活之樹常青

          ——電視連續劇本《風起毛烏素》創作后記



          2020年8月,我正在北京門頭溝采訪,突然接到來自中視協的電話,說經過專家評審,電視連續劇本《風起毛烏素》已經入選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等單位聯合舉辦的重點現實題材電視劇本創作扶持計劃,要正式簽訂協議,并要求年底前拿出修改完成的劇本。


          我有些措手不及。


          此時此刻,說其他的都沒用,只能停止手頭的一切,全力以赴地完成這部劇本。


          要做的工作有二:


          一是將此前26集的劇本增寫到30集。

          二是要將煤炭行業最新的發展狀況增寫進去。


          其實,兩項工作本質是一項,就是要把當前正在進行中的、最新的煤礦現狀寫進去。


          電視劇《風起毛烏素》是根據青年作家亞東的同名長篇小說改編的。


          早在多年前,為完成這部劇本,亞東就帶著我去陜北毛烏素周邊的煤礦走了一圈。那一次我們采訪了至少有十家煤礦。從前,煤炭行業在人們印象中除過臟亂差,再就是極端危險。就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我讀到了一位戶縣作者寫下的文章,是回憶上世紀60年代,他為了改變農民身份,去當了煤礦工人。誰知母親得知消息,日夜為他擔心,最終導致精神崩潰。僅此一例,就相當有力地說明了煤礦工人在民眾心目中的真實地位。


          后來,改革開放開始了。轉型升級時期的煤礦壓力重重,一度陷入到更加困難的境地,給人的感覺是煤礦工人的社會地位沒有最低,只有更低。但是畢竟,改革開放給煤炭行業帶來了全新的觀念和全新的視野,也帶來了全新的平臺和全新的設備。和從前相比,煤炭行業已經完全不是站在老的平臺上起步——當我于21世紀初走進毛烏素周邊(也包括距離關中平原比較近的黃陵煤礦)等煤礦時,眼前的情況讓我震撼。所有我去的毛烏素周邊的煤礦,都已經全部實現了機械化采煤和機械化運輸——那完全不是人們想象中的、用汽車運輸就可以叫機械化運輸,而是地下的煤炭被采煤機自動采出后,又自動地落入運輸皮帶,隨后被自動地朝地面倉庫傳送,并且自動地在篩選分類的基礎上自動裝車……整個過程,除了事前的準備和事中的監督,不需要任何人力。認真說起來,這樣一種采煤,用機械化來形容并不準確,它已經進入了自動化的范疇。


          那一回,我坐在多家煤礦的現代化調度室內,通過屏幕目睹著井下采煤運煤的種種,驚詫不已,也感慨萬千。


          我完全沒有想到,中國的煤炭行業能夠進步到這樣一種程度!也完全想象不出,如果煤礦行業繼續進步,還能進步到哪樣一種程度?


          在我的感覺中,煤礦的現代化已經差不多到頂了。任何事物的發展進步都有一個過程,也都有一個高限。放在大的煤炭事業上,幾年時間實在是太短了。在這樣短的時間內,煤炭行業能夠發生什么樣的變化呢?如果沒有大的變化,我再去采訪又有什么意義呢?


          也正因此,最初我設想的劇本修改,無非是讓故事的邏輯更順暢,情節更生動,人物更鮮活……而已。


          要感謝亞東,當我處在猶豫狀態中時,他又一次認真地向我建議:還是去一趟吧,很可能會有新的發現。他告訴我,省煤化集團宣傳中心的李華說,榆北有兩座新建的煤礦,在技術進步上又有了很大的突破,值得一看。


          于是在他的陪伴下,我又一次走向了煤礦。

          大致算來,共走進了三個區域。


          第一,去了一趟王石凹煤礦。這是“一五”期間由蘇聯專家幫助援建,也是改革開放前陜西名氣最大、業績最突出的大型煤礦。如今它已經關閉,正在作為歷史遺跡保存和開發。很可能,舊的產業方式在消失,新的經濟增長點又出現了。曾經輝煌了半個世紀的王石凹煤礦,正計劃打造成老工業景區。


          第二,又去了黃陵煤礦。


          之所以說“又”,是因為我多次去過這里。


          黃陵煤礦是座理念先進、管理出色的著名煤礦。我多次走入,也很想為它寫點兒什么,但最終還是沒有落筆。如何把技術性很強的管理業務,轉化成生動有趣的文字,這不是件容易事。一個很小的細節是:我多次去黃陵煤礦的一間管理室。那里的大屏幕上不停地顯示出每一位當班礦工的狀態,并且把他當時付出的勞動量、實現的勞動成果,以及耗費的材料等進行綜合結算,每位員工在下班時,都可以非常直觀、也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當天賺到了多少錢——我力圖弄懂這套系統的運行基礎、計算方式,以及這樣一種統計的本質意義。所有這一切,都是實現準確書寫的基礎。


          但是遺憾,直到這間屋子里的值班人員幾乎全都認識我了,我仍然半懂不懂。


          生活的復雜在于:許多事情只能騰出專門時間,集中全部精力,奮不顧身地深入并鉆研下去,舍此,便很難收獲結果。如果中途被干擾和拖滯,事情就會在時光的流逝中變淺變淡,最終被敷衍和忽略。


          沒有用文學的樣式寫出黃陵煤礦,這使我始終心懷愧疚。


          第三,重點走進了毛烏素沙漠周邊的一些煤礦。

          之所以說重點,是因為毛烏素周邊是煤炭資源的集中地,也是眾多煤礦的集聚區。在這里,可以非常直觀地感受到煤炭行業的發展和進步。


          這個發展和進步究竟有多大?

          以王石凹煤礦為例。從1961年正式投產,到2015年完全關停,歷經54年,累計生產煤炭5000多萬噸。


          如今呢?

          以榆林小保當煤礦為例。小保當煤礦分為兩個采區,即一號礦和二號礦。兩礦的年產量為2800萬噸。可以說,兩年的采煤量就超過了王石凹54年來積累的采煤量。

          王石凹煤礦高峰時,員工達到7800余人,年產煤量達到了160萬噸。小保當煤礦員工近1300人。


          員工減少了6倍,年產煤量卻增加了17.5倍。這一減一增,極大地拉開了勞動生產率。計算下來,王石凹煤礦平均每位員工的年產煤量為205噸,小保當煤礦平均每位員工的年產煤量為21000噸。相差100倍。換句話說,從前100名工人辛辛苦苦勞動一整年的產量,如今一位工人就實現了。而且是機械化和自動化地實現,是一種遠比從前輕松得多、也安全得多的實現——不僅如此,今天的煤炭是以銷定產,如果需求增加,陜北幾乎每一座煤礦的實際開采能力都將繼續大幅度地提升。


          變化不僅在量,更是在質——2020年10月我去小保當煤礦采訪時,他們正與華為等一批高科技團隊聯手,利用5G等新技術為井下生產賦能。如今,高科技手段已經能夠讓生產者利用手機操控采煤。而且這操控遠不限于煤礦區域,你在西安,在北京,在上海,都可以輕松地實現手機操控。問題只在于需要。


          在曹家灘煤礦,當我走進員工餐廳時,發現員工們就餐已經不用交錢和刷微信,整個餐廳運用的是人臉識別技術。為了保證員工的餐飲水平和質量,煤礦的餐廳不僅硬件一流,而且從省城引進了一批一流的餐飲團隊,讓這些餐飲團隊在自由競爭中實現全方位的為員工服務。當你坐在餐廳時,那感覺完全是置身在省城高檔賓館的餐廳里。那種溫馨的環境,那種檔次和規格,用耳目一新來形容,遠遠不夠。


          紅柳林煤礦是座年產千萬噸的大礦。他們一邊在地下有序地采煤,一邊在地上有序地恢復生態,眼下他們正著手的一項工作,是建造萬畝生態林。


          在張家峁煤礦,我看見一節節火車皮被自動裝滿煤以后,自動噴頭又迅速地為裝載好的煤噴灑一層凝固劑,以保證無論火車以多快的速度運行,都不撒灰揚塵。我注意到,由于員工的私家車太多,這里的停車場不夠用,正在建設立體多層的、樓房式停車場。


          在檸條塔礦,當我走進青年大學生們的研發樓時,機器人會根據你的咨詢,自動為你引路,而更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年輕一代員工的思維——在巨大的墻壁上,他們為自己勾畫著一個個未來煤礦的藍圖:


          ——我希望檸司(指檸條塔煤礦公司)建造地面霧化自動噴灑清潔系統。

          ——我希望新技術使每一個即將開采的煤區地質在我們面前都是透明的。

          ——我希望在地下采煤的同時,在地面建設光伏發電。讓地下地上同時發光。

          ——我希望檸司能夠建成高標準的、一體化的綜合城市社區。

          ——我希望自動機器人技術在井下井上同步實現。

          ——我希望檸司到西安之間開通高鐵。

          ——我希望太陽能、風能設備能夠替代煤炭能源,讓檸司實現零排放。

          ——我希望在礦區可以自由乘坐上無人駕駛的公交電車。

          ……


          放在從前,人們會以不屑的神態對待這些“希望”,會認為這是好高騖遠和不切實際。因為員工心目中未來的煤礦,已經遠遠超出了許多人對煤礦的期待和想象。但令人驚奇恰恰在于:就在我去采訪的同時,其中一些“希望”已經成為了活生生的現實。


          那些天,我一邊采訪,一邊參觀,一邊內心激蕩。

          該用什么樣的字眼來形容煤炭行業的進步?

          突飛猛進,一日千里,日新月異,翻天覆地……

          想來想去,還是用“不可思議”這四個字。

          確實不可思議。


          幾年前,我在《我為什么要寫“風起毛烏素”》時,曾經寫下一段話:


          我絕對相信,生活中沒有十全十美。煤炭行業和其他許許多多的行業一樣,盡管進步巨大到不可思議,但仍然存在著許多需要解決的矛盾和問題。這些問題有技術上的、業務上的,也有生活和事業上的,甚至有人事和社會上的;但是我也同樣相信,今天有許多人——這包括作家,媒體,包括我們許許多多的平頭百姓甚至許許多多的領導干部們,其實已經不了解煤炭行業,不了解煤礦工人,不了解這幾十年中煤炭行業所發生的、完全可稱之為史無前例的巨大變化!


          所有這一切變化,是怎么取得的?它成功的經驗在哪里?應當汲取的教訓又在哪里?


          我想:和世上萬事萬物一樣,能源事業也永遠處在動態的變化中。

          或許,用不了多長時間,煤炭的采掘方式會再一次發生超出我們想象的變化。

          或許,用不了多長時間,煤炭連同石油的能源方式會出現一次顛覆性的改變。新出現的能源方式不僅是清潔的、無污染的,而且是用之不盡和取之不竭的……


          當你跳出固化的思維和固有的眼界時,你會發現: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在宇宙永無休止的發展中,人類常常是那樣渺小,那樣無知。你也才會深切地意識到,人類是需要謙卑,需要敬畏,需要在不斷攀登的同時,也不斷地向四周鞠躬的。


          感謝生活,它用不可抗拒的威力和魅力,催人清醒,促我自覺。


          2021年2月22日星期一


          上一篇: 無 下一篇:張光榮 散文——《春的腳步》
          国产三级农村妇女系列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白云网